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忘忧音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手机号快速注册登录

查看: 296|回复: 15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作者:爽口云吞

[复制链接]

66

礼券

10万

乐豆

4万

金币

管家

忘忧草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积分
151504
听众
2
收听
2

论坛新人奖章

发表于 2019-9-28 19: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作者:爽口云吞
文案:
燕京阮府嫡小姐伽南,长于乡野,举止粗俗,行为粗鄙,空有美貌......
阮伽南知道自己身为女子逃不过嫁人的命运,于是千挑万选,选中了燕京九皇子宁王。
她高高兴兴的嫁入宁王府,然后日日盼着九皇子驾鹤西去,
自己可以继承偌大家产,做个滋滋润润的寡妇,过自己的逍遥日子。
九皇子,年少封王,深受皇宠却是燕京鼎鼎有名的药罐子、病公子,
一年有半年以上的时间是躺在床上度过的,药不离口,出门得人抬,要人扶,走一步喘三喘,大师断言活不过二十......
宁王到娶妻之年,千挑万选,选中了燕京赫赫有名的阮府大小姐,认定对方一定是个短命的。
成亲后夜夜盼着对方驾鹤西游,然后自己可以情深不移的为“爱妻”守身,
当个鳏夫,既能自由自在,不用再为娶妻之事烦恼又能博得个痴情的好名声,一举两得。
于是大婚后各怀鬼胎的两人时刻想着、琢磨着对方到底什么时候死,是让对方自然死呢,还是自己用个手段让对方早点死呢?

    第一章 趁火打劫
    羊肠小道上一辆马车——哦,不,驴车,正优哉游哉的晃荡了过来。真的是晃荡,拉车的驴瘦瘦弱弱的,但是拉着一辆车子还蹦蹦跳跳的,一会儿跑到路西边啃啃野草,一会儿跑到路的东边嗅嗅野花。驴车里的人竟然也不觉得不耐烦,由着拉车的驴乱转。
    只是走着走着驴车就停了下来,车子里的人刚开始估计还以为又是驴子停下来玩了也不在意,只是等了又等,那头驴还是不动。
    车子里的人大概是终于不耐烦了,一把用力扯开了帘子,骂道:“你这臭驴,给你玩了一路上了,还不够啊?眼看就要到燕京了,再这样磨蹭下去,这天就要黑了!今晚还累得我们睡在荒郊野外的话我就宰了你烤肉吃!”
    那头驴似乎是听懂了说话人威胁的话,不满的扬蹄叫了几声,头颅不停的摇摆着。
    掀开帘子的人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才将视线往前移了去,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
    “哎哟,我的娘!”被烫了似的松开了手飞快的缩回到了车子里。
    然后一会儿后又探出了头,看着驴叹气道:“乖乖啊,咱们走吧,公子说了让你别惹事,不然就——”
    话还没有说完那头驴就已经抬着蹄子继续赶路了,相比之前的优哉游哉,这会儿似乎急了不少。
    说话的人见驴这反应不高兴的重重哼了一声又缩回了车子里。
    驴车无视道路旁小竹林里一群对峙着的黑衣人就要穿过去,车子里的人就要松一口气。
    他们只是路过而已啊,不想惹事!
    “停!”
    正准备撒腿狂奔的驴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不满的叫了两声。
    “公子!”车子里的人阻拦不及让自家公子给跑出去了。
    不是说不惹事吗?
    车帘子掀起,探出了一颗头。
    乌黑的发丝束在头顶,用一条布带绑着。额头宽阔,眉毛浓黑飞扬,眼睛大而光亮,闪着狡黠的光芒,骨碌碌的转着,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安分的人。鼻子挺直却是有些小巧秀气了,不似一般男人那般,鼻子下是一双淡粉双唇,上唇稍薄,唇角轻勾,似笑非笑。脸上透露出了一丝稚气,可见年纪不大,脸上的线条也尚未长开,不似成年男子一般刚硬,反而是带着一丝丝柔和,让他看上去像个纯真无害又好奇的孩子一样。
    他视线转了一圈,然后停留在了被黑衣人包围的一辆马车上,带着打量。
    “喂,兄弟,要帮忙吗?”他扬声问,声音稚嫩,果然年纪不大。
    马车前站着的灰衣人愣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
    他撇了撇嘴,“穿灰衣服的那个,本公子问你呢,要不要帮忙,不要的话本公子就走了。”
    灰衣人反应过来之后一喜,“若是公子愿意出手相救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少年笑眯眯的道:“帮忙不是不可以,不过若是我救了你主子,你打算要怎么谢我?”
    “啊?”灰衣人又愣住了。
    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怎么?难道你还想我白帮忙不成?这可不行,要帮忙就得付出点代价,这样吧,我帮你,等你主仆脱险了,你让你主子给我千金酬谢怎么样?”少年蹙眉想了想最后决定只要千金算了。
    他一脸肉疼的样子让灰衣人差点气得吐血。
    这哪里是帮忙了,分明就是趁火打劫啊!哪有人,帮忙前就先要酬劳的!这公子年纪小小怎么就这么无耻了?哪家的公子?!
    少年摆了摆手,“你主子的命难道还不值千金啊?还是说你主子没有千金?”
    一想到这个可能,少年的面色顿时就变了,狐疑的眼神将灰衣人上下打量了个遍,“不是吧,我看你主子的马车就不只值千金了,怎么会没有千金酬谢救命恩人?”
    难道他竟然看走眼了?
    一旁的黑衣人一阵无语,最后实在是不耐烦了,阴冷的看着他道:“想要命的最好就现在赶紧离开!”他们不想节外生枝,而且若是这少年真的身负高强武艺,那他们处理起来也是一件麻烦事。
    上面的人吩咐了,今天一定要拿下马车里人的命!
    少年挑了挑眉,看了眼黑衣人,然后望着灰衣人道:“怎么样,你考虑得如何了,不行的话我就走了啊!”
    说完就要回驴车里。
    灰衣人估计也是明白今日的困境若是没有人帮忙的话是很难脱险的,于是他连忙道:“行,千金!只要你帮我们主仆脱险,事后定会献上千金酬谢!”


忘忧音乐网 - 论坛版权-所有资源来源于网络-仅供试听-喜欢请购买正版-1、本主题所有言论和图片音乐纯属会员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2、本站所有主题由该帖子作者发表,该帖子作者与忘忧音乐网享有帖子相关版权
3、其他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文时必须同时征得该帖子作者和忘忧音乐网的同意
4、帖子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5、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6、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忘忧音乐网管理员和版主有权不事先通知发贴者而删除本文
8、资源全部来源于互联网,仅供下载试听,版权归唱片公司所有,请与下载后24小时删除,不可用于商业用途,忘忧音乐网不负任何法律及连带责任,喜欢请购买正版光碟。
9、忘忧客栈非盈利网站,由众多歌迷爱好者自觉加入,【乐豆充值赞助本站】申请版主和联系QQ:点击联系管理员注明来意
10、点击链接加入群免费下载最新电影【忘忧客栈】,【点击申请加群】

忘忧草是黄花菜吗         忘忧草代表什么意思 忘忧草歌词是什么意思 忘忧草歌词         忘忧草是什么意思 西红柿首富忘忧草 忘忧草俗称 周华健的《忘忧草》 忘忧草图片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劫财又劫色
    虽然被气得半死,但是他不能放过任何希望!
    这次出来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主子也就没有带什么人出来,可是谁知道回来的路上竟然遇上了这帮人,显然是有人想要主子的命!他功夫虽然不错,但双拳难敌四手,对方这么多人,他们这边就只有他功夫还不错的,其他的就是一些护卫,顶不了多少用。
    既然这个少年主动开口要求帮忙,那定是有几分本事的!陆英自我安慰的想着,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寄希望于这个少年了,不然的话……后果他不敢想。
    少年眼珠子转了转,轻轻松松的一闪身,躲开了朝自己砍过来的刀剑。那黑衣人不以为意,正想再次进攻,却是身影却是一顿,眼睛瞠大,像是不敢置信,然后缓缓的倒了下去。
    见状陆英脸上一喜,主子有救了!
    “兄弟,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先得给我一点什么信物之类的,不然我担心过后你们不认账啊!”
    陆英闻言嘴角一阵抽搐,然后咬牙道:“那你想怎么样?”
    少年抬了抬下巴,“把你主子身上的玉佩什么的压在我这里吧,等你们给了我千金之后我再还你。”这样才保险嘛。
    “你!”简直太过分!
    “陆英。”
    马车里传出了一道男声,然后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了出来,手上躺着一枚玉佩,意思不言而喻。
    陆英恨恨的瞪了一眼少年,不甘不愿的接过玉佩扔了过去。
    少年接住玉佩,感受了一下才满意的嘻嘻一笑,“行,今天我保证你们主仆两会安然无恙的。”就算是为了他的千金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却没见他怎么动手,顶多就是有黑衣人扑上来的时候侧侧身,顺带踢人家一脚。可是却不断的有黑衣人折损,这让原本不将他放在眼内的黑衣人也不由得谨慎了起来,目光阴沉的盯着他的驴车。
    “我觉得要不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既然我答应了要帮忙自然不能坏事。我今天心情还不错,不想杀太多人呐!”少年笑呵呵的说。
    剩下的黑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分成了两派,一派直攻少年,另一派却是朝着马车开始猛烈进攻。今天他们的目标是马车里的人,只要把马车里的人杀了就完成任务了。
    陆英一个人要对付几个人,自然是时间越长就越吃力,最后不得不朝着少年求救,“你还不来救我们,还要不要黄金了!”
    少年挑了挑眉,飞身扑了过去,将一个正要攻入马车的人一脚踢开,却不想踢歪了,反倒是把马车门给撞坏了。一直坐在马车里不露面的人这下子是暴露出来了。
    看到马车里的人少年眼睛顿时一亮,“哎呀,居然还是一个俊俏公子啊!啧啧啧,不亏不亏,今天不亏了!”
    他自认长得还不错,但是马车里的人明显比自己还要美上几分。
    面色苍白得有些羸弱,披着一件银色织锦薄披风靠在马车的软榻上,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半用发箍束在了脑后,另一半垂落在胸前和身后,眉目如画,妥妥一个病美人啊!
    阿南自动忽略了眼前的人是个男子的事实。
    有心想要再欣赏多一会儿,但是奈何眼前的情况不容她这个时候犯花痴啊!罢了,美人可以待会儿再赏,命一不小心可就没有了。
    大概是因为看到了美人,阿南三两下的就将人给解决掉了,然后站在马车外歪着头盯着马车里的人一个劲儿的看。
    陆英回头就看到那个趁火打劫的少年正盯着马车里的主子,他心一紧,连忙走了过去,然后挡在了他身前,戒备的看着他。
    阿南挑了挑眉,“干什么,怕我对你主子做什么?放心,本公子可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会对美人动手的。”
    ……怜香惜玉,美人……陆英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由得瞥了眼自己的主子,果然看到自家主子原本苍白的脸已经变得铁青一片了,目光幽冷的看着尤不知道闯祸的人。
    生怕主子将救命恩人当场宰了,陆英连忙放下了车帘子,勉强遮住了马车里的人。
    阿南很是可惜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位兄弟,我看不如这样吧。我就不要千金了,只要五百金,然后让你家主子陪我喝两杯怎么样?”
    ……五百金,喝两杯……
    陆英背脊一凉,从后项滑下了一滴冷汗。
    阿南斜睨着陆英,“不愿意?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家主子怎么办?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就会不高兴,我要是不高兴……”未说完的话威胁意味十足。
    陆英觉得很为难,十分的为难,甚至想刚才自己怎么不受伤晕倒算了呢?
    他抹了把冷汗,全身出去戒备状态,生怕对方一言不合就动手。
    “公子若是想让我陪你喝两杯倒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今天时机确实不妥,不如公子拿着我的玉佩回城之后咱们再约?”马车里的人有些虚弱的道。
    阿南眼珠子转了转,犹豫了片刻一咬牙道:“算了,本公子现在比较缺银子,还是按照原来说好的吧,千金酬谢!”
    ……。
    恭喜你,把主子彻底得罪了。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  敲门的技巧
    驴车再次晃晃荡荡的上路了。
    “小姐,你怎么突然去管别人的闲事了?”小姐不是这种爱管闲事的好人啊,真是奇怪了。丹青纳闷的想着。
    阮伽南靠在车壁上翘着腿,摇啊摇的,丹青对自家小姐极其不文雅的动作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谁让你家小姐穷呢?以前在庄子上倒也无所谓,要用银子的地方也不多。可是眼下就要回到燕京了,你觉得燕京的那些人会给我银子花么?”
    丹青眉头一皱,脸上愤愤然的道:“小姐,你不要伤心,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老爷的嫡女儿,等小姐回到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那些人不敢欺负小姐的!”
    阮伽南睨了眼为自己抱不平的丫头,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有丹青在,谁敢欺负我啊。”
    旁边一个一直沉默着的丫头这个时候抬起了脸,面无表情的道:“有她在小姐才危险呢。”
    阮伽南挑高了眉。
    丹青顿时就怒了,“丹砂,你什么意思?”
    丹砂轻哼了一声,瞥都懒得瞥她一眼,低头又忙活了起来。
    “小姐,你看看她!”总是这么挤对她,过分了啊!
    “丹青,你这性子回到燕京之后可得收敛一下,别给小姐惹麻烦。”丹砂又道。
    丹青气鼓鼓的鼓起了双腮,“我才不会给小姐惹麻烦呢。”
    “你知道就好,燕京不比在庄子上,府里的人不比庄子上的人。小姐初回燕京,又是不受宠的,每一步都必须谨小慎微才行。”丹砂直白的指出自家小姐的处境,没有丝毫的顾忌。
    丹青撅了撅嘴,想要反驳却发现没话反驳。
    小姐确实是个不受宠的,被丢到庄子上一丢就是十几年,也不知道老爷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才想起小姐,让小姐回燕京。却连个马车都不给准备,也不派人来接,竟然让小姐自个儿回来!
    她可怜的小姐,夫人早早就去了,现在有爹又跟没爹似的。
    想着想着,丹青不禁悲从中来,差点没哭出来。
    丹砂手上的动作一顿,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忍耐,半响才又低头继续忙活了起来。她可是万能的,除了保护小姐之外还得给小姐做女红,不像丹青,就是个笨丫头。
    阮伽南也翻了个白眼,没跟自己的婢女说其实她那个便宜老爹是有说要派人来接她回燕京的,但是她觉得还是自个儿上路的比较好,而且她有自己的打算。
    不过她嘴上却说道:“行了,也不是多大的事,这么多年在庄子上都过了,回到燕京难道就过不下去了?你们也不用瞎担心了,没事的。”
    “小姐,丹砂说得也没错,回到府里小姐还真是要小心一些才好。”虽然她也一直在庄子上,但是并不代表就不知道大户人家里的那些事,小姐无依无靠的,真是可怜。
    “嗯嗯,放心吧。”阮伽南有些敷衍的应道。
    原本是计划在傍晚进城的,不过还是被路上的事耽误了,阮伽南索性在城外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进城了。
    一个驴车晃荡在燕京城里这可真是有够令人瞩目的,而且这驴车还没有人赶就自个儿在道上乖乖走着,不偏不倚的,让大家惊奇不已。同时对驴车里的人也有些好奇了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会用驴赶车而不是马呢?
    驴车从正大街走了一段路之后拐入了东市,绕啊绕的,走了三刻钟才终于停了下来。
    丹青掀开帘子看了看,点着头,“小姐,咱们到了。”说着率先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蹭蹭蹭的跑上台阶就要去扣门。
    “等一下!”阮伽南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这个时候阮伽南已经换过一身衣衫了,昨天的男装换成了一身女子衣裙,简单素净得很。长发也挽成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根极为普通的发簪。
    “小姐?”
    “你急什么,你这样扣门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门?”阮伽南漫步走上了台阶。
    丹青瞠大了眼,“啊,那要怎么扣门?”
    扣门还要讲究方法不成?
    她勾了勾手,“你过来,看我是怎么做的,学着点。”
    丹青有些傻愣的哦了一声站到了她身旁盯着看。
    她上前一步,捉住了门环用力的扣了扣,确定里面的人能听到才松开了手,悠然的等着。
    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谁——”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丹砂上前一把推开了,阮伽南抬步便跨了进去。
    开门的人狠狠一怔,等她进去了才反应过来,立刻叫了起来,“你谁呀,竟敢闯入阮府,不要命了吗?快来人啊,有人闯入府里了!”
    阮伽南不为所动,继续往前走,不过她才走到影壁前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鸡飞狗跳
    阮伽南停住了脚步,很是不解和惊讶的样子,“你们这是做什么?本小姐回自己的家里还不行了?我可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竟敢对我无礼?”
    追上来的门仆听到她的话立刻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就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疯子!快点把她赶出去,要是惊扰了府上的各个主子吃苦的还是咱们!”
    阮府的院卫就要冲上去,阮伽南连忙伸手道:“等等!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让阮府的总管过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我离开这府里这么多年就变成不存在的人了,竟然连个下人都敢骂我疯子。”
    话音才落,阮府的总管便过来了,刚好听到她的话,目光凝了凝,打量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结合她的话一想,心里顿时就沉了沉。他眸光一转,低声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声转身匆匆往院子里走了去。
    阮伽南注意到那抹匆匆离开的身影,眸光微微一闪,勾唇笑了笑。
    一刻钟之后总管没来,倒是来了另外一个人,身穿着护院队长的衣服,一来就指着阮伽南恶狠狠的道:“这人还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疯子,你们就让她这样闯进来了,要你们有什么用?赶紧把她轰出去,乱棍打出去!”
    阮伽南轻叹了一声,看来是不能好好说话了。既然不能好好说话,那就打吧!
    等阮府的总管再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乱成一团的景象,看到被毁得七七八八的院子,眼前一黑,差点没被气晕。
    阮府原本修整得干净华丽的前院,那些娇贵的鲜花,假山流水,凉亭全部变成了一堆废土!边上的翘檐还破了一角!掉落的瓦片碎得满地都是,花草也被弄得满院子都是,还有一张石凳居然没了一边!总之一个字就是乱!像是被土匪洗劫过一般。护院的狗在狂吠着。
    “都给我停下来!”总管黑着脸大吼。
    阮府的人倒是想停下来,可是奈何这个时候阮伽南玩得正兴起,哪里肯住手?抬脚就往身边一个下人身上用力的一踹,将人直接踹到了总管身上。
    猝不及防的,总管被猛的砸了个正着,发出了一声惨叫,惊动了前厅里的人。
    阮夫人贺氏急匆匆的赶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惊呆住了。
    “住手,都住手!简直反了天了你们!”贺氏呆愣了一下才尖叫道,气得面色发青。
    见正主终于出现了,阮伽南这才收手了。
    “你是谁,闯入我阮府想要做什么?”贺氏目光盯着前方的少女,愤怒的质问,眼里却闪过了一丝惊疑和鄙视。
    果然是在庄子上长大的,行为粗野,没有一点教养!
    方才总管来告诉她说那个死丫头好像回来了,她一开始还不信,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老爷是真的开口说要接那死丫头回来了。只是总管说她身边竟然没有府上的人带着,她心想正好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明白现在在阮府当家的人是谁。
    谁知道,谁知道竟然变成了这样!整个前院都被毁了,她花了那么多心思整理出来的院子,真真是气死她了!
    阮伽南笑眯眯的道:“这位肯定就是小妈了,我是伽南啊,是父亲的长女,是这阮府的嫡小姐。我回自己的家不想竟然遇上了刁奴,想要冒犯我,为了维护阮府的尊严,我当然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些该死的奴才了,这样才能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主子到底是谁。”
    贺氏没空理会她那个怪异的称呼,一脸惊异的看着她,满眼怀疑,“胡说八道!我们阮府的嫡长女怎么会像你这样子?况且府上的小姐本夫人怎么会不认识?你分明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疯子,敢戏耍到阮府头上。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长记性!”
    “哎呀,大概是小妈贵人多忘事了,我不是你生的,你自然是不把我当一回事了。我在庄子上待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爹才想起我,要接我回府享福,没想到小妈竟然是这样的态度。罢了,既然小妈这样说,那我少不了出去找那些善良的老百姓评评理了。”阮伽南摇着头叹息道,说着就要转身往外走。
    贺氏面色一变,用力的扯了扯手上的帕子不说话,直到眼看她就要走出去了才连忙出声道:“等等!”
    阮伽南回头,笑眯眯的,“怎么了,小妈,你想起来阮府还有一个小姐了吗?”
    贺氏连连深吸了几口气,将到嘴的辱骂吞回肚子里,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看你说的,这阮府有多少口人本夫人还不知道吗?你说你是……”贺氏压根想不起来这死丫头叫什么名字,干脆不叫了,“你说你是阮府的嫡小姐,可有什么凭证?”
    阮伽南挑高了眉,“凭证?我就是凭证啊,难不成这阮府整日都有人上门来认爹认娘的?不是吧?难道我还有旁的姐妹兄弟和我一样是在庄子上长大的?如果是这样那就唯有等爹爹回来再说了。唉,我以为我就府里这些兄弟姐妹而已,没想到爹居然还有骨肉流落在外的。”
    阮伽南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说着,把贺氏气了个半死。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关我什么事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这种玩笑话怎么可以随便乱开呢?看来是庄子上的嬷嬷偷懒了,回头我定要重重的罚一罚才行,看看她们把阮府一个好好的小姐教成什么样了。姐姐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了,肯定会伤心难过的。”贺氏突然嘴脸一变,满脸无奈和慈爱的说道,话里却暗指阮伽南是个没教养的粗鄙小姐。
    阮伽南倒是不痛不痒,双手一摊,高兴的道:“看来小妈是想起我是谁了。那现在我可以进府了吗?还是说我要到外面等爹爹回来验证过我的身份才可以进府?我是没有关系啦,只是这外面人来人往的,要是别人问我什么的话,我可能会一时控制不住我的嘴巴。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贺氏脸上刻意摆出来的慈爱笑容差点歪掉,却又不得不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只得暗暗用力的扯着手上的帕子,说出来的话像是从嘴里一个字一个字逼出来的一样,“你这孩子真是爱玩,这里既然是你的家,自然是你想进来就进来了,哪里还需要通报什么的。是这些下人疏忽了,回头让总管训斥他们一顿就是了。倒是这院子……”
    贺氏叹了一口气,好心的劝道:“你才回来就闯了这么大的祸,你爹回来看见定会骂你的。这样吧,待会儿你爹回来你就好好的跪下来认个错,你们父女这么多年没见过面,你爹定不会跟你计较的。”
    阮伽南好诧异的道:“小妈,你说什么呢?这院子关我什么事呀,都是这些下人闯的祸,好好的在院子里练什么功夫啊!看吧,把这么美丽的院子弄成了这样,多浪费啊!”
    不等贺氏说话,她又继续道:“小妈,我知道你仁慈宽容又大度,可是你作为阮府的当家主母,不能这样惯着放纵这些下人啊!你看看他们今天都惹多少事了,对着我这个嫡小姐张嘴就说要乱棍打出去,这不是以下犯上吗?这要是传了出去还得了,我们阮府的声誉就要毁于一旦了!”
    贺氏现在知道什么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她原本是想趁机刁难一下这个死丫头,让她出丑,以后在府里也站不住脚跟,让她永远没办法越过自己的女儿。可是谁知道这死丫头跟自己想象的,还有以往庄子上的人传回来的不一样!她哪里像是胆怯,内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了?
    贺氏觉得自己被庄子上的人给耍了一道。
    “那按照你说该怎么办?”贺氏咬牙问。
    阮伽南笑了笑,“小妈是阮府主母,自然是要让小妈处理的。若是小妈没办法处理也可以等爹爹回来再处理。爹爹是朝廷大员,相信定会秉公处理的。”
    这死丫头,她的意思就是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吗?
    贺氏扫了一眼被毁得乱七八糟的院子,气不打一处来,想狠狠教训她一顿,给她一个下马威,可是转念一想却又不得不作罢。
    就算老爷回来也不见得会因为这件事罚她,而且……想到某些事,贺氏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将肚子里的气都吐出来了,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做吧,这些下人也确实是该调教调教了。”
    说罢面色一沉,呵斥道:“还不赶紧下去,等着挨棍子吗?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自小在庄子上长大的大小姐,不是什么疯子,下次再冒犯了大小姐,本夫人也保不住你们!”
    大家面面相觑,各异的目光落在站在正中央的人身上,神情怪异。
    阮伽南不为所动,笑着问道:“小妈,我猜爹爹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回来,我又长途跋涉的,我看我还是先收拾一下,等爹爹回来了再请安问好吧。小妈你觉得如何?”
    “有理,你说得有理,确实应该这么办。这么多年你第一次回府,想来对府里的环境还是不清楚的,我让个嬷嬷过来带你到后院去吧,我去吩咐厨房给你准备点吃的。”
    阮伽南点着头,“那就麻烦小妈了。只是我口味偏重,我听说这燕京人口味偏淡,小妈记得让厨房的人多加点料,不然我会吃不惯的。哦,还有,我听说燕京的美食很多,咱们阮府的厨子功夫应该也不差才是,我待会儿要看看了,应该不会比我在庄子上吃的要差才对。小妈,你说是不是?”
    贺氏嘴角的笑容顿时又一僵,“自然是不能比的。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应该好好吃一顿,补一补。”
    “那就多谢小妈了。嬷嬷呢,怎么还不来带路?”
    “赵嬷嬷,赵嬷嬷!”
    “哎,老奴在,老奴在呢,夫人!”赵嬷嬷急匆匆的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带着大小姐下去收拾一下,待会儿老爷该回来了。”贺氏吩咐道。
    赵嬷嬷斜着眼打量了一番阮伽南,眼里飞快的闪过了一道异样的光芒,嘴上却恭敬的道:“夫人放心,老奴一定会好好照顾大小姐的。”
    贺氏和赵嬷嬷对视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
    阮伽南只装着没看见,跟着赵嬷嬷往后院去了。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 看上二妹的院子了
    阮伽南跟在赵嬷嬷身后,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时的点着头。
    嗯,不过,果然不愧是燕京数一数二的人家。这府邸占地广阔,布局合理精致,庭院错落有致,景色宜人,没有一味的强调华丽富贵,让人觉得庸俗,反倒是富贵高雅相结合,多了几分雅致怡人。应该是请了大家设计的吧?倒是会享受。
    哦,她在庄子上吃了那么多年的苦,现在也该轮到她享受了。这么古色古香的传统住宅她还真是没有住过呢,感觉似乎还不错。
    赵嬷嬷虽然在前面走着,不过眼角余光却一直在注意阮伽南,将她脸上的神色看在眼内,不由得轻蔑的扯了扯嘴角,眼里满是鄙视之色。
    什么大小姐,不过就是一个从乡下来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哪里比得上二小姐,夫人真是多虑了。这种人只会被二小姐死死的压着翻不了身,是抢不了二小姐风头的!
    “大小姐,还请你脚步快些吧,老奴手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只怕是耽误不了太久的。”赵嬷嬷有些傲慢的道。
    阮伽南漫不经心的道:“如果赵嬷嬷真的这么忙的话不妨去忙活自己的事。虽然说我很多年没有回来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自己的家,其实也用不着你们做奴才的带路。小妈就是操心太多了。”
    赵嬷嬷一噎,“这怎么行,夫人吩咐老奴带大小姐去收拾自己,老奴怎么能中途离开呢?”
    阮伽南瞥了她一眼,“既然知道不能,那就少说废话。要么就好好带你的路,要么就去忙活你的事。”
    赵嬷嬷面色变了几变,最后忿忿然的闭上了嘴,脚步却加快了不少。
    阮伽南倒是没有和她计较,反正走慢点,走快点她一样可以了解清楚这阮府的大致情况。
    在阮府里穿梭了两刻多钟才到了女眷居住的后院,又兜兜转转的,阮伽南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了才终于停在了一个院落前。
    看到面前有些破败的院子,阮伽南挑了挑眉,望向赵嬷嬷无声的询问。
    赵嬷嬷面不改色,“大小姐突然就回来了,事先也没有知会一声,根本来不及收拾准备。现在就只能先委屈大小姐暂时先在这里住着了,等稍后收拾好院子大小姐再搬过去就是了。”
    阮伽南冷笑了一声。
    来不及收拾,所以才给她住这么一个破院子?暂时先住着?骗鬼去吧,她敢打赌,今天她要是住在这个鬼院子里,将来就一定会继续住在这里,不可能再换更好的院子给她了!
    还真当她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土包子啊,这种小伎俩还敢到她面前摆弄……好吧,既然他们这样看不起她,那她少不了要做些什么让他们看得起她了。
    眼珠子转了转阮伽南突然问道:“二妹住在哪里?”
    赵嬷嬷愣了一下,然后神情有些警惕戒备的看着阮伽南,“二小姐有二小姐的院子,大小姐问这个做什么?大小姐还是赶紧进去收拾一下吧,等一会儿老爷就该回来了。”
    “不急,不急。”阮伽南摇着头,四处看了看,最后定在了一个方向,似笑非笑的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大姐,回来之后见见弟弟妹妹也是应该的不是吗?嗯,让我来想想,刚才我们好像经过了一个叫凝翠苑的院子,那里应该就是二妹的院子了吧?我还是先过去看看二妹吧。”
    赵嬷嬷闻言面色顿时一变,“大小姐且慢!二小姐这会儿不在府上,和两位公子去贺府探望老夫人了!”
    阮伽南脚步不停,“哦,是吗?那更好了,我正好看看二妹住什么院子,合我心意的话我可以先住在二妹的院子里,我估摸着明天你们应该就能把院子收拾出来了。”
    阮伽南脚步飞快,赵嬷嬷在后面想拦都拦不住,只得一边死命的追,一边在心里暗暗咒骂着这个大小姐一回来就惹事。要是让她住到了二小姐的院子,那还得了,不说夫人,就是二小姐回来也饶不了她这个做奴才的!
    赵嬷嬷一边追一边吩咐人去通知夫人,她觉得自己恐怕应付不了这个刁钻的大小姐。
    阮伽南脚下生风,不大一会儿就来到凝翠苑了。
    站在院子外她粗略的打量了一下院子,心里感叹了一声。
    瞧瞧,这才是人住的院子呢,刚才那个只怕阮府的奴才都不住吧?
    不等后面的赵嬷嬷追上来,阮伽南大步跨入了院子。
    院子里忙活着的奴婢看到突然冒出来的人都愣了一下,有个丫头应该也是这院子能说得上话的人了,走到阮伽南面前皱着眉问道:“你是谁,闯入我们小姐的院子做什么?”
    阮伽南看着她微微一笑,“我是你们大小姐,今晚就先住在凝翠苑了,你们赶紧收拾一个房间给我。记得要好,不然我可是会直接睡你们二小姐的床榻哦!”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不像话
    凝翠苑的人听到她这话都惊呆了。
    大、大小姐?二、二小姐?这、这……府里什么时候有大小姐,二小姐了?不是只有一个小姐吗?哪来的大小姐二小姐呀?
    阮伽南不管别人是什么反应径自走进了院子,压根不像是第一次来到凝翠苑,一走就直奔着正屋过去了。
    赵嬷嬷赶来看到顿时就叫了起来,“你们这帮死奴才,不知道要拦着她吗?要是让她弄脏了二小姐的院子,看夫人不扒了你们的皮!”
    院子里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匆匆忙忙的赶了过去,也没功夫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贺氏赶到女儿院子的时候就看到把自己气得半死的死丫头正坐在女儿最喜欢的那张软榻上,还翘着腿摇晃着,吃着她为女儿准备的新鲜水果!她立刻觉得有一股气直冲脑门,让她气得身子都晃了晃,她咬牙切齿的瞪着姿态悠闲,举止却异常粗鲁的人,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巴掌。
    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你,这是你妹妹的院子,你、你跑来这里做什么?”贺氏来回深吸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了暴怒的情绪,磨着牙的问。
    阮伽南瞥了她一眼,轻快的道:“哦,刚才赵嬷嬷领着我去的院子我觉得不太适合我这个阮府的嫡长女住,刚好听说二妹回外祖家了,我觉得我今晚就先将就一下住在二妹的院子好了。等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整理出一个像样的院子……”她扫了眼屋子,“起码得像二妹这样的院子才行,我到时候再搬回去吧!”
    “你在胡说什么!”贺氏沉下了脸,“咱们阮府的院子多的是,你想住哪个就住哪个好了,怎么能和你妹妹抢呢?这像什么话?”
    “怎么不像话了?这更能体现我们姐妹情深啊,传出去就是一段佳话了!”阮伽南一本正经的说。
    ……
    贺氏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话反驳!只是这样心里却更加的憋屈了。
    她想刁难羞辱这个死丫头不成,反倒是被她气得个半死?这简直就是、就是……
    贺氏面色变了又变,阮伽南看着贺氏对她变色龙似的技能很好奇,很想问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就在贺氏为难,想着要怎么让她离开女儿的院子时,下人及时来禀报说老爷回来了。她一喜,说到:“老爷回来了,你先去见见老爷吧,你们父女这么多年没见面了,老爷一定会很想念你的。”
    阮伽南在心里嗤笑了一声。
    想念她?要是想念她就不会把她仍在庄子上一扔就十几年,不闻不问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阮伽南却满脸高兴,站了起来说道:“爹爹回来了?那我去见见爹爹!”
    贺氏见她一脸高兴,心里冷哼了一声。死丫头,以为老爷回来会帮着你吗?想得美!
    阮老爷刚回到府里就被下人告知说大女儿回来了?
    听到这个他愣怔了一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呆了呆才猛的想起自己还有个大女儿一直在庄子上长大,前些日子他才让写了信去庄子上说要派人接她回来。只是按理说这接她的人还在路上才对啊,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有些纳闷不解。不过也罢,既然回来了,那其他的就不用多说了。
    想到这个女儿阮老爷心里是没有什么多余情感的,若不是燕京出了点事,他大概是想不起来还有个女儿在庄子上,更加不会想着要接她回来了。现在回来也好,不管怎么说都是阮府的孩子,是他的女儿。以前是他这个做爹的忽略了她,现在她回来了,只要她乖乖听话的,他自然不会亏待她。
    阮伽南漫步来到前厅的时候就看到一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人端坐在太师椅上,正喝着茶,倒是看不太清楚面容。
    听到声音抬起头的阮老爷就看到一名穿着朴素的女子正歪着头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眼里闪着娇憨的光。
    对上那双明亮单纯的双眼,看到她眼里的好奇,阮老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哪里会有孩子这样看着自己爹的?倒不如一个陌生人了。
    只是这抹尴尬很快就消失了,他盯着阮伽南看了一会儿才感叹的道:“这就是伽南了吧?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爹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阮伽南笑了笑,“爹十几年没见阮伽南,自然是认不出来的。”
    阮老爷:“……”这孩子怎么这么笨?听不出来他刚才的话只是随意感叹一番,免得他们两父女相见尴尬才说的吗?她倒好,这样一接话,立刻把话给堵死了。
    “呵呵,你小时候身体不好,爹将你送到庄子上也是为了你好。加上爹又一直忙于朝政之事这才没有去看你,其实爹心里还是很挂念你的。”阮老爷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脸上挂着慈爱的笑容说道。
    “女儿自然是相信爹是挂念阮伽南的,不然也不会让女儿回来了。只是爹啊,女儿不管怎么说都是阮府的嫡小姐,可是女儿现下回来怎么连个院子都没有,这传出去像话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爹和小妈故意亏待了女儿呢。”阮伽南很是苦恼的说着。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庄子上的叫法
    阮常康第一反应便是望向了自己的妻子,无声的询问。
    贺氏连忙说道:“老爷,是这样的。伽南这孩子突然就自个儿回来了,府上还没有收拾出合适的院子,所以就想让伽南先暂时住在别的院子。可是谁知道伽南却不愿意,觉得是我们亏待了她,硬要住梨儿的院子……”贺氏一脸无奈又苦恼的样子。
    阮常康眉头一皱,“伽南,府上院子众多,你怎么能住在梨儿的院子呢?”
    “爹,我听说二妹不在府上,我想着说既然凝翠苑今晚没人住,那倒不如让我先住一晚,明天应该就能收拾出合适的院子了,我再搬回去。总不能让我一个嫡长女住在偏远又破败的院子,二妹却住在一个富丽堂皇的院子吧?这像话吗?我可是姐姐,是嫡长姐呢!”
    “这……不过是一晚,有什么关系?”阮常康道。
    阮伽南笑眯眯的,径自将阮常康话里的意思理解为另外一个意思了,“是啊,爹,不过是一晚,明日若是二妹回来了,就算院子还没有收拾出来,我就是出去睡大街也不会和二妹抢院子的。府上下人这么多,一天的功夫别说是收拾一个院子了,就是两个,三个院子也都能收拾出来的。”
    说着她一顿,惆怅的轻叹了一口气,“只是女儿在庄子上住了十几年,条件艰苦,吃穿用都极为朴素,像是住在庵子里一样。好不容易回到了燕京,女儿是极为羡慕二妹的,住得富丽堂皇,吃穿用无一不是极致。女儿觉得二妹是小妈的女儿,是嫡次女都有这等待遇,女儿是爹原配嫡长女,这待遇理应比二妹要好才符合规矩。爹,你说女儿说得对不对?”
    贺氏被她一番话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死丫头话里明着暗着说梨儿比不上她了?还原配嫡长女,这不是暗讽她是继室吗?
    继室这个身份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那个女人死了那么多年,这些年从来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些事,就算是燕京里的那些贵妇见到自己也是恭恭敬敬,礼遇有加。可是现在这死丫头才回来就逮着她的痛处使劲儿戳,实在可恶!
    阮常康也是面色变了变一阵难看,想训斥一下这个陌生的女儿,可是又发现她说的话并没有过分的,都是道理。而且她刚回来,若是闹出了什么,这不是让阮府丢脸吗?而且难道他要承认自己这个做爹的确实偏袒了小女儿,将大女儿丢在庄子上不闻不问十几年?连大女儿回府,一个像样的院子都不肯给她住?
    这要是传到御史耳朵里,他就难看了!
    阮伽南心情愉悦的看着眼前的两人面色难看,明明一肚子气却又出不得的这样子,在心里哼起了欢快的歌儿。
    他们最好就不要惹她,不然有他们受的。以为她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吗?错了,她是那种别人让她不开心,她就让别人十倍不开心的人。
    该是她的东西给她,她才会懒得理会他们,要是让她自己动手抢回来,那就不是那么好说的了。
    说起来谁不愿意好好的过日子啊,她也想安乐的过自己的日子啊。如果不是他们突然良心发现要接她回来,打破了她的计划和生活,她也用不着在这里和这些人虚与委蛇了。
    “爹,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女儿说得太对了,有些惊讶?其实爹也不用太惊讶,虽然女儿这些年一直在庄子上,只有两个老嬷嬷伺候,从来没有正经的上过学堂,被夫子教导过,但是女儿毕竟是爹的骨肉,一些道理还是懂的。不管怎么说也不能丢了爹的脸啊!”
    阮常康刚想出口的话立刻就被女儿的话给堵住了,说也不是,吞回去也不是,一张还算儒雅的中年脸庞硬生生的憋红了。
    半响阮常康才似乎咬着牙道:“伽南说得很对,这是你母亲疏忽了才没有将院子整理出来。既然院子没有收拾出来,那今晚你就先住你妹妹的院子吧,明日再搬回你的院子好了。”
    “老爷!”
    阮常康瞪了眼自己的夫人,这个时候了他们还能说什么?除了答应再说任何的话都是打脸!
    贺氏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才强忍着气问道:“那不知道安排哪个院子给伽南好?老爷觉得青藤院怎么样?”
    阮常康眉头一皱。
    青藤院?那个院子……
    “小妈不用为这个操心烦恼了,我刚才在后院转了一圈,已经有合适的院子了,就看爹舍不舍得给女儿住了。”阮伽南笑眯眯的道,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贺氏反射性的问:“什么院子?”
    阮伽南意味深长的道:“芳草苑。”
    “什么?芳草苑?不行!”贺氏激动的站了起来反对。
    开玩笑,芳草苑可是阮府除了正院位置最好的院子了!而且不比凝翠苑小,她这个死丫头怎么能住那么好的院子,岂不是要把她女儿压下去了?不行,绝对不行!
    阮常康也是面色有些难看。倒不是因为那个院子是阮府位置最好的,而是因为……
    阮伽南无辜的看着贺氏,“小妈,为什么不行呀?虽然我离开燕京十几年,但是还是记得的,芳草苑是我亲娘当年住的,我是娘唯一的孩子,既然回来了,住她的院子有什么不对?”
    贺氏张了张嘴,想反驳却又找不到话,最后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老爷身上。
    阮常康面色有些阴沉,嘴唇紧抿成了一条冷硬的直线,目光沉沉的看着阮伽南。阮伽南不躲不闪的回视着,眼里闪着无辜的光芒。
    半响阮常康才道:“既然你喜欢芳草苑,那就芳草苑吧!”
    “老爷!”贺氏尖声叫道。
    “多谢爹!”
    “等等!”阮常康心里有个疑惑。
    “嗯?”
    “你一直叫你母亲小妈……这是什么叫法?”
    贺氏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想起了这件事,目光不由得望向了阮伽南。
    阮伽南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了一抹恶劣的笑意,面上却很是认真的道:“哦,这个啊。我娘是爹的原配正室,小妈是继室填房,我娘是大,小妈自然就是小了,所以叫小妈。在庄子那边都是这样称呼填房继室的。”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别有用心
    阮伽南愉快的住进了凝翠苑,并且躺在了阮若梨的雕花大床上。当然了,床上的被褥什么的她都让人给换过了,虽然她没有洁癖,但是也不喜欢用别人睡过的被褥啊!
    凝翠苑个个深仇大恨的对着她,但是阮伽南不为所动,带着自己的两名婢女就住进了凝翠苑,还将凝翠苑的下人上上下下使唤了个遍,而且偏偏叫人找不出借口来拒绝。只得一边被她使唤,一边在心里暗暗记恨,想着说等小姐——二小姐回来之后再找她算账。
    至于她大小姐的身份——呸!谁不知道这大小姐只是叫着好听而已,在府里算什么东西啊,根本就不能和二小姐相比!等二小姐回来她就相形见绌了!
    阮伽南可不管凝翠苑的人是怎么想的。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然后让下人去回禀说她坐了太久的马车太累了,晚上就不跟爹和小妈一起吃晚饭了,她想早点休息。
    在屋子里美美的用过晚饭之后阮伽南就将凝翠苑的下人赶了出去,说自己不习惯有外人伺候,只留下了自己带回来的两个婢女,然后就舒舒服服的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床榻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枕在脑后,眼睛看着头顶上绣着精致花纹图案的帷帐不知道在想什么。
    丹砂走进来就看到自家小姐粗俗的姿态,即使见过无数次了,但她还是觉得不忍直视,撇开了眼。
    “小姐,你今天会不会做得太过了?”小姐才刚回府就闹得这么大,还把夫人得罪了,只怕以后日子不好过吧?
    阮伽南满不在乎的道:“你觉得我乖乖的他们就会让我好过了吗?你家小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既然把我叫回来了,那就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她回来可不是为了和他们相亲相爱的。哦,当然了,如果他们识相点的话,她倒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陪他们演演戏的。
    丹砂听了她的话之后若有所思。
    不一会儿丹青就走了进来。
    阮伽南望向了她,“怎么样,都打听到什么了?”
    丹青性子活泼,很容易和人打成一片,虽然有时候看起来有些缺心眼,不过能做她的贴身婢女,自然不会蠢到哪里去的,还是很机灵滴。
    丹青走到床边压低了声音道:“小姐,奴婢都打听到了。”
    “哦?你都打听到什么了?说来听听。”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便宜爹爹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接她回来是要干什么。
    丹青一脸气愤,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阮伽南听罢挑高了眉,一手摸着下巴,眼里闪着异样的光芒,若有所思。
    “小姐,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你就不担心吗?”丹青不解的问。
    阮伽南漫不经心的道:“担心什么?把你们的心好好的安放在胸腔里吧,你们还不了解你们家小姐吗?我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
    她不想做的事谁都逼不了,她想做的事谁也拦不了。
    丹青蹙着眉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粗神经的她很快就放下心来了,转身去忙活起了别的事。
    “小姐,时候也不早了,你是不是该睡了,奴婢帮你铺床吧。”
    阮伽南应道:“哦,好啊。”这么应着,可是她还是翘着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丹青也见惯不怪了,手脚麻利的将她底下的薄被扯了出来,然后塞了一张更柔软舒适的进去。再把她翘起来的腿拉下来,裤管撸起来,接过丹砂递过来的润肤膏便开始仔仔细细的给她擦了起来。
    第一次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阮伽南自然是睡得无比的舒服,就差打呼噜了。相比她的惬意舒服,阮夫人就有些寝食难眠了。
    晚上在卧室里,阮夫人忍不住试探的道:“老爷,你看伽南那孩子这样的性子,她要是知道我们……她会答应吗?”
    阮常康满不在乎的道:“我是她爹,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哪里轮得到她答不答应的?而且这也不是一件坏事,若是能被选上,那也是富贵荣华一辈子了。”
    阮夫人一听这话立刻就笑了,心也放了下来。她还担心老爷会改变主意呢,想来是她今天被那个死丫头气晕头了。和梨儿相比,她算什么,他们还指望梨儿将来能嫁给更出色的人,让阮府更上一层楼呢。
    哼,这阮府的嫡小姐永远只有梨儿一个!就算她是原配嫡出也改变不了她要成为梨儿垫脚石的事实!
    一想到今天阮伽南说的那些话,阮夫人就气得脸色发青。
    就算她是继室又如何,现在阮府的当家夫人是她,不是那个早死了十几年的贱人!等着瞧,她要一辈子踩着那个贱人,她的女儿也要一辈子踩着那个贱人的女儿,她们母女只能给她和梨儿当垫脚石!
    阮老爷没有注意到阮夫人扭曲阴暗的脸色,径自走到了床榻边,准备休息了。
    阮夫人连忙走了过去,伺候他脱下了鞋子道:“老爷,既然伽南是要去……那少不了要请个教养嬷嬷回来教教她一些规矩了。你看看她今天像什么样,到时候去了岂不是要丢了我们阮府的脸吗?说不定到时候还会连累梨儿和我们的两个儿子呢。明年华禹可就要参加科举考试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就得不偿失了。”
    阮老爷眉头一皱,想起了白天大女儿的所作所为,点了点头,“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顿了顿又道:“伽南在庄子上待了十几年,不清楚燕京的规矩,性子野了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作为母亲好好教导一番就是了,不要太过了。”免得到时候事情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要梨儿去了。
    想到小女儿,阮老爷脸上露出了一个骄傲满意的笑容。
    大女儿虽然粗俗了一些,但好在他从来没有指望过这个大女儿,梨儿才是他的骄傲,他的指望。梨儿样貌出挑,多才多艺,性情温顺柔软,端庄大方,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闺秀名门风范。梨儿将来也是要嫁入皇室的,所以即使伽南将来出了什么事,有梨儿在,也能帮衬一把她,不至于日子太难过。
    阮夫人一开始以为他是想要护着阮伽南,但是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转念一想就明白了,顿时就笑道:“放心吧,老爷,妾身知道怎么做的。”
    她一定会好好调教阮伽南,让她顺顺利利的,而且务必要如她所愿!她要让那个贱人的女儿一辈子过得凄惨无比,看着她的女儿风光无限,荣华富贵!
    那个贱人生前斗不过她,死了也别想斗过她!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785

礼券

9万

乐豆

3万

金币

掌柜

神曲

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146144
听众
20
收听
23

论坛新人奖章论坛管理员爱心使者奖章论坛建设奖章特殊贡献奖章

QQ
发表于 2019-9-28 19: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好好补偿
    第二天一大早阮伽南就起来了,也不用丹青丹砂两人伺候就自个儿穿好了衣裙,不过这头发还是需要丹砂来弄的,她可弄不好。穿戴整齐之后又用过了早饭她才踏出了屋子。
    她站在门前台阶上,四处看了看不住的点着头,脸上带着笑容,“嗯,二妹这院子实在是不错,布置得很好,景色迷人啊。丹砂,你看看那些花草,啧啧啧,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才弄成这样的。”
    这凝翠苑就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院子,每一处景致都精致美丽,恰到好处,处处体现出了院子主人的高贵优雅和身为女性的柔美。光是看这个院子她就能猜出这个二妹是个什么样性子的人了。
    丹砂面上没有丝毫波动,“嗯,和小姐在庄子上住的那个院子相比,确实是好太多了,没法比。”
    一个猪窝,一个银窝。
    阮伽南对丹砂的直白很是习以为常了,眼睛瞄了眼走动的下人,将她们竖起的耳朵和时不时瞥过来的眼角余光捕捉到,唇角勾了勾,漫不经心的道:“你说要是我去跟爹说想要和二妹换个院子,你觉得爹会不会答应我?”
    “小姐若是想的话不妨去试试。毕竟小姐在庄子上待了那么久,现在才回来,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要求老爷应该都会答应的。”
    阮伽南双手一拍,高兴的道:“那好,现在就过去问问吧!”
    说完就抬步要往外走,对某些下人大变的面色视而不见,更加没有想要试图阻拦她偷偷溜走想要去打报告的脚步。
    贺氏听到女儿院子里的嬷嬷来报告的话气得牙痒痒的,眼里闪着厌恶的光芒,咬牙道:“我就知道那个死丫头不安好心,她回来就是想抢走梨儿的东西,只是她妄想!有我在的一天她就别想抢走梨儿的任何东西!”
    “夫人,那现在该怎么办?”万一大小姐真的去求了老爷,还真说不准老爷会不会答应。
    贺氏用力的扯了扯手帕,站了起来,“过去看看!”
    原本她还想着说要想办法不让那个贱丫头住进芳草苑的,可是现在看来怕是再不愿意也要给她了,不然难不成真的要看着她把梨儿的院子抢走不成。
    真是气死她了!
    阮夫人急急急忙忙的赶到前厅的时候就看到刚下朝回来的老爷坐在上座上,下方坐着阮伽南,两人似乎在说什么,老爷面色有些异样。她心一跳,连忙走了进去。
    “伽南你这孩子起来了怎么都不去趟主院呢?我还想着等你一起用早饭呢,谁知道你这孩子……真是任性。”阮夫人一脸嗔怪和无奈的说着,活像一个拿女儿没办法的母亲形象。
    可是话里却暗指阮伽南不懂规矩,没教养让长辈干等,而且回来也不去请安。
    阮伽南瞥了她一眼,对她的话只当是耳边风,吹过就算了,造不成什么影响。
    她悠悠的轻叹了一声道:“我这才是回府第一天,还在熟悉阶段呢。小妈你是不知道啊,昨晚我睡在妹妹的床上,那叫一个舒服。我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以前在庄子上啊,我睡的都是硬板床,盖的都是又厚又硬又老久的被子,那床上的帷帐都发黄了。庄子上的管事的女儿过得都比我这个大小姐要好……”
    阮常康面色一阵青一阵黑一阵红的,心里既生气又羞愧。生气的是自己的女儿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好像他这个做父亲的亏待了她一样。羞愧的是自己确实是将她仍在庄子上十几年。
    不过阮常康是觉得不管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对待女儿那都是自己的事,庄子上的人居然背着自己这样对自己的女儿,那就是欺上瞒下,奴大欺主了。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自己当初就应该时不时的派个人过去看看,好歹让庄子上的奴仆不要做得太过了。
    这以后要是落下把柄就难处理了。
    “咳咳,过去是爹大意了,才让庄子上的人欺负了你。现在你回来了,爹自然会好好补偿你,疼惜你的。”阮常康有些尴尬的说着。
    阮伽南似乎没看到两人的神色有异,双眼亮晶晶,满是濡慕的看着他,“真的吗?爹,你真的会好好补偿我吗?”
    阮常康反射性的点头应道:“自然了,爹这么说了一定就会做到的。”亏待了十几年,回来了好好补偿一下也未尝不可。
    在阮常康的认知里,所谓的补偿顶多就是给她添置一些新衣服,新首饰,给她多一点银子花就是了,一个女孩子能要多少,要什么。
    阮伽南一听这话立刻高兴的拍了拍手说道:“爹,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凝翠苑里面的一些摆件饰品什么的很漂亮,我很喜欢,我能搬回芳草苑吗?”
    贺氏面色一变,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个贱丫头,果然是盯上了梨儿的东西!
    不等阮常康说话贺氏就说道:“你这丫头想要什么还不容易,再重新置办就是了,何必从你妹妹院子里搬呢?你若是搬走了,你妹妹的院子还得重新添置,多麻烦。反正现在芳草苑还在布置,让人去添置就是了。”
    凝翠苑里的东西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好东西,怎么能让她拿了去呢?
    “一点都不麻烦,昨晚我在凝翠苑住了一晚觉得十分喜欢,心里还在犹豫是搬进芳草苑呢,还是继续住在凝翠苑好。爹,你说呢?”阮伽南笑盈盈的看着他。
    阮常康眉头一皱。
    他倒不是不知道小女儿院子里的都是好东西,梨儿是他的骄傲,是他最喜欢的女儿,给她的自然是最好的。只是若是不给伽南,刚刚他说的话……
    心思转了转,阮常康很快就拍板定案了,“既然伽南你喜欢,那就搬吧。你是姐姐,梨儿理应谦让你。”
    “老爷!”贺氏尖叫道。
    阮常康面色一沉,“好了,就这样说定了。让下人尽快把芳草苑收拾出来,伽南年纪也不小了,和妹妹挤在一个院子像什么话!”
    说完也不管贺氏是什么面色反应径自大步离开了。
    贺氏直气得面色发青。
忘忧音乐论坛-提供mp3歌曲免费下载,正版歌曲免费下载,无损音乐CD下载,DJ舞曲免费下载,忘忧酒馆只为最好听的醉人音乐而存在的MP3音乐交流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乐豆充值|小黑屋|忘忧客栈 ( WAV DYTT 正版歌曲免费bt下载网站 粤ICP备13032614号-1 mp3歌曲免费下载 )

GMT+8, 2019-12-14 15:44 , Processed in 0.14196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